高一的時候,每天一早都先去實驗室報到,第一年就先拿到第一張科展獎狀。
同時期,我在校外參加一個團體,跟著前輩們開始騎著機車到處吃消夜鬼混~

當我同學都升上二年級的時候,我還是高一,只因為數學跟英文實在濫到一種極致境界,
也因此知道原來高中是有留級這麼一回事,
既然要多讀一年,索性我跟同學創了一個社團擔任活動兼公關,
同時期,我在校外的團體中升格為自己擁有機車的人,開始跟著參予策畫夜遊路線,
從分配誰領隊誰押車開始,到後來慢慢發現自己越騎越快,所以開始玩改裝車享受風壓跟離心力~

當我終於升上高二的時候,我接了社團的社長,也拿到第二張科展的全國獎狀。
那一年,我依然是英數補考,但也從此開始我認真學英文的高中生涯,
也才開始知道,原來考好成績把書讀好也是很厲害的一種表現。
那時候,我在校外的那群朋友,有人開始白天睡覺晚上當少爺,有人開始吸毒,有人開始在兩三個女朋友中找平衡...

慢慢的我開始晚上12點之後出門,去朋友的店裡等打烊吃吃喝喝,去醫院探望,
或是一起從高雄騎去墾丁繞過鵝鑾鼻到龍磐草原看日出之後,趕在六點近學校趴著睡覺等早自習...
同時期,我把社長交接之後,跑去成立學生會,跟同學一起象徵性的挑戰學校公權力的封建底限...

高三最後一學期的時候,原本想著的是,如果沒有應屆考上大學,我想跟著師傅當黑手,加入車隊去跑比賽,
說真的,不是每個會騎機車的人,都敢把油門催到190以上~而我那時候不知哪來的勇氣催到220。
不過後來因為我的小老師真的很厲害,所以我人生目前為止的最後一次正式考試,成績還不差的讓我考上了推甄,
從此進入人生一個很重要的轉折點,只是很可惜的我的小老師她本人並沒有很好的聯考運氣...

那些年,
我曾經從校長/高雄市教育局長等人手中接過獎狀,也帶著整盒雞蛋去孝敬XX警局~
我曾經在學生會議中,義正嚴詞的跟校長主任們爭取討論所謂的學生自治權力義務,
也曾經在朋友家裡一起跟長輩下跪道歉,也在朋友一打三險勝之後,從醫院接他回家圓謊...

那些年,
我在晚自習的時間動用整學期的補習費去買兩張MJ的演唱會門票,也在補習的時間跑去幫忙談判橋地盤,
當我被學校老師恐嚇大學考不上重考又貴又累的時候,也在路上被人堵過放話也是一整個威脅,
當我努力的跑操場要證明自己心臟開刀一樣有正常體力肺活量的時候,
夜晚在高雄市區也努力的跑贏警車追逐,從五福路到前鎮轉回學校旁的過港隧道,再努力的利用地形躲避~

那些年,
白天的時候,多多少少跟刀大的純愛歡樂電影中,有許多內心感動的異曲同工。
夜晚的時候,則是像阿信所說的一樣,你不找麻煩~麻煩也會找上你,索性投身街頭勢力的生活......

通常高中是讀三年,可是上帝讓我讀了四年,
我想~因為要經歷這麼多劇情,所以需要四年也是合理的...

寫到這邊,回頭重新讀過一次......短短四年過得這麼複雜是哪招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ntag0128 的頭像
sontag0128

想太多的想 卻是在心中與風的對話紀錄 寫在海洋與天空的漸層中

sontag01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kat
  • 現在知道上班的可怕了吧!!嘿嘿!
    就算有下班時間也已經累得像狗做不了其他事...
  • 是因為我沒有更重要的事情出現...
    之後,我就不會在公司放那麼多時間跟心力啦!

    sontag0128 於 2011/08/25 00:25 回覆

  • Anita Yang
  • 這麼充實也不賴啊!沒有多少人可以這樣過生活的...
  • 其實還有第三塊生活圈,是社團的部分~

    sontag0128 於 2011/08/25 00:26 回覆